地图百科


稀世宝图 历史铁证—广西中越全界之图的波折经历
点击浏览下一页暑期时节,热浪滚滚,大地象个蒸笼。而坐在通往河南漯河市的凉爽的空调大巴车上的我们,却浑身如车外一样燥热,心如火燎。本已晚开的客车在公路上又出了故障,如蜗牛般缓缓爬行。我们这次要去采访的《广西中越全界之图》幸存的波折故事,也象谜团一样弥漫在我们的脑际中,此图为何称为宝图?这张图到底有多少鲜为人知的曲折故事?……渐渐地,我们的一个个疑团,随着大巴车渐进漯河,也一个个逐步找到了答案。

到达漯河市,我们在漯河市档案馆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郾城区的一处居民小院里,正巧碰到挑水回来的69岁老人赵惠杰,一听说来采访《广西中越全界之图》的事,忙丢下手中的活,热情地把我们让进堂屋。一进堂屋,西墙一个耀眼的镜框跃入我们的眼帘,走近清晰看到,镜框里夹着一张荣誉证书,上面写着“郾城赵惠杰先生捐赠广西《中越全界之图》(清)壹份,特发此证,以资鼓励”。落款单位是“漯河市档案馆”。当我们问起这张传家宝图的来历时,老人很伤感,也许不愿再提起母亲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惨状,但从老人的眼神里又透出一种自豪和骄傲,毕竟这张祖传宝图为国家立过功,赵惠杰老人最终还是打开了他那尘封已久的记忆。

谈起历经劫难而幸存的宝图,赵惠杰感叹地对记者说, 他的母亲民国时期毕业于开封女子师范,是个有文化懂历史的知识女性,在“文革”那场浩劫中,母亲遵照家训和凭借着自己的远见,奋力从火中抢回了这张地图,要不然这张宝图早就被造反派付之一炬了。赵惠杰的母亲救下宝图的那年是1966年的一天,当时外出几个月修水库的赵惠杰刚一跨进家门,就看见母亲躬着背,满身伤痕地躺在床上,右肋股断了两根,眼圈被打的黑紫。母亲告诉他,为保护宝图,她差点被造反派打死。母亲说,造反派来家那天,家里的瓷器和古书画全被他们堆到一起焚烧,当一个被包得严严实实的东西被造反派扔进火堆时,她猛然想到:这是一家人保存了百年的宝图,就是拼了命也要把宝图从火中抢出来!于是从火中抢出宝图的母亲怀抱着宝图大喊:“这是国宝,万万烧不得!是对国家非常有用的东西,不信你们让文化馆的人来看看!”造反派看她态度强硬,只好派人到文化馆去请人来看看。文化馆来人看后,严肃地告诉造反派:“这的确是国家的地图,是具有重要价值的历史文物。”临走,母亲还再三叮嘱手持宝图的工作人员:“要尽快将宝图交给上级部门!”最终,这张地图幸免于难。也就是从这时候起,地图开始交由政府部门保管。

谈起这张地图的来历,还得从赵惠杰的曾祖父赵时熙说起。据赵时熙墓志铭记载:赵时熙,郾城人,生于1835年,卒于1903年,30岁时中举人,翌年中进士,历任侍郎、京畿道等职。在任广西和甘肃道台期间,因政绩斐然屡受加封。赵时熙在广西任上,收存了清光绪十九年绘制的《广西中越全界之图》。此图明确标有山名、水名、村名、路名、关隘、营垒、炮台、州界、边界等,清晰地标明了中国广西与越南的边界。

据介绍,赵时熙在收藏此图时曾留下家训,要求子孙后代全力保存,不得售卖,待机上交国家以图大用。赵惠杰告诉记者,“文革”中地图交由政府保管后,他的家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过问其下落。

赵惠杰说,“文革”中地图交由政府保管后,曾作为“四旧”在市文化宫展出过,这是他和家人都目睹到的,但那个年代谁还敢有提出要回宝图的想法,确切地得知地图的下落,是在十几年前。当时同住在郾城的顿嵩元教授来到他家,说地图现珍藏在市档案馆,他需要详细地了解一下地图的来龙去脉,希望他能仔细地整理一下有关材料。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才得知地图依然珍藏在市档案馆。2004年,他与家人专程前往市档案馆重睹了该图。

赵惠杰还清楚地记得1982年秋的一天,当时的郾城县公安局局长张廷选带着4个人,刚进他家门就大声地喊他母亲薛丽梅的名字。张局长边喊边说,今天来是表彰你们为国家做了一件大好事!随后,张廷选指着一块儿来的人逐一向他母亲介绍道:“这位是省政府外事办的刘同志,这3位是省博物馆的专家。他们是受外交部的委托,专程来慰问你们的。”刘同志解释道:“你家从清朝祖传下来的广西《中越全界之图》是个国宝,在中越发生边界争端的关键时刻,发挥了应有的作用,你们为国家做了大贡献!”。

谈到“文革”之后该地图的收藏,市档案馆工作人员介绍,“文革”中地图交由当时的文化馆保管后,有段时间在文化宫确实进行过展览。此后,地图又移交给了顺河街办事处,为慎重起见,办事处工作人员联系了当时的市档案馆馆长。在认定此图十分重要后,即收藏于市档案馆内。1979年,档案馆通过市委将此图寄给了外交部。1982年,外交部又将此图寄回市档案馆,并在回复中表示该图在解决中越边界争端的关键时刻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2004年6月1日,经河南省收藏协会鉴评委员会专家鉴定,该图存世版本极为罕见,保存基本完整,被认定为国家档案一级藏品。政府为了表彰赵时熙的后代赵惠杰一家几代人精心珍藏国宝之举, 委托市档案馆为赵惠杰一家送去了一万元作为奖励。

采访结束后,记者查阅了有关史料显示, 《广西中越全界之图》,长1764厘米,宽32.7厘米,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七月绘成,夹萱石印,墨色浅淡均匀,楷书工整,山石树木用中国画手法勾勒。此图是由右向左展开,横列式散点透视,上远下近构图方式,图中明确标有山名、水名、村名、路名、关隘、营垒、炮台、关卡、州界、边界等。图上圆点是边界线,标明了中国广西与越南的边界。卷首题"广西中越全界之图"中的"广西中越"四字残缺。卷末有"广西太平思顺兵备道监督镇南关新建蔡希分识,光绪十有九年岁次癸巳秋七月全图绘成"字样。该图提到的“镇南关”与中法勘界中提到的“镇南关”应该是一个地方。根据史料记载,中法勘界多次争斗,当时,越南还是法国殖民地,会勘时断时续。在第一阶段,自光绪十一年七月(1885年11月),两国使臣在镇南关会晤开始,这阶段主要会勘中越边界桂越段东段,即由镇南关起勘,东至隘店隘,西至平而关,计程300余里。中方清朝使臣邓承修在会勘谈判中有理有节,不卑不亢。由此推断,该图应从此时就已开始绘制,到清光绪十九年才正式绘成。另查,国家图书馆善本部舆图组内,馆藏明清以来的边界地图和比较丰富的大比例尺外交地图,历史参考价值颇大,是国家外交工作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历史证据。六、七十年代舆图组根据外交部、总参、国家测绘局为解决我国与四邻国家间的边界问题需查有关地图的要求,向他们提供了各种地图480余幅(册),其中如《清曾纪泽新疆划界图》、《清总理衙门颁发中俄交界图》、《清光绪九年中俄划界草图》、《安边所属乌梁海全图》、《东京航空写真地图》、《广西中越全界之图》等,都是外交部等单位遍寻而不得的很有价值的资料。这也印证了《广西中越全界之图》确实借到国家,为解决中越边界问题立过功。

在近几年的中越边界勘界的测绘工作中,该图为勘界测绘提供了很重要的边界证据。自2001年12月27日,中越双方在连通中国东兴口岸和越南芒街口岸的友谊大桥两端同时立下了第一个双立界碑后,中越陆地边界第一勘季于2002年9月在云南、广西边界展开勘界测绘工作。奋战在环境恶劣、条件艰苦的广西中越边界的中国测绘队员,不畏艰苦,团结拼搏,发扬测绘精神,完成党和国家交给光荣而又艰巨任务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还有《广西中越全界之图》这个几经劫难的波折故事,这张宝图为边界勘界做出的贡献。现在国家测绘局与有关单位共同研建开发了中越陆地边界地理信息系统,使中越陆地边界规范化管理。据新华社北京2006年8月24日电,中越双方一致认为,两国陆地边界勘界立碑工作已取得积极进展,双方将进一步密切配合,加快工作进度,确保如期实现最迟于2008年完成陆地边界全线勘界立碑工作并签署新的边界管理制度文件的目标。2007年2月中越老三国国界交界点界碑已经设立,中越广西国界界碑的设立也不会太远了,界碑成为邻国人民和睦共处、和谐共生的象征,也是边界地区和平与安宁的佐证。如果有在天之灵,赵惠杰的曾祖父赵时熙和为救这张宝图而遭毒打的赵惠杰的母亲等一家已故几代护图人,也该得到一种安慰吧!